欢迎访问重庆市垫江县司法局网站! 站内搜索:
政务公开
目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案例选编 > 内容

工人受伤该怎样划分责任

来源:司法局  作者:谢兴琼   发布日期:2015/10/10 阅读次数:

(案情):2015年1月,新民镇辖区重点招商引资企业华运牡丹园部分客房装修,工程总造价120万元,并将装修工程承包给任某,任某就近喊了一个木工师傅卢某到现场来做工。2015年3月10日,卢某因不当操作电锯切割致使左肘部及右膝部受伤,右髌骨关节面部分缺失,在垫江县医院住院18天,产生药费28000元,后经县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伤残8级。卢某要求:华运牡丹园和承包商任某共同承担赔偿责任。华运牡丹园这方认为:自己已经与承包商任某签订有建筑装饰工程施工合同,并约定“出现安全事故,费用在12万元以内的,由承包商任某自行负责”。工程承包商任某认为:自己尽管与华运牡丹园签订有合同,但牡丹园属于受益方,应与自己共同承担赔偿责任。而卢某作为成年人和长期从事木工的师傅,自己操作不当受伤也有一定的责任,因此应由三方来承担卢某的赔偿责任。三方僵持不下,卢某在长时间得不到赔偿的情况下,采取到华运牡丹园门口闹事等过激行为,从而影响该企业的正常经营。

(释法):新民司法所在了解该案的案情后,迅速向当地党委、政府及维稳部门作了汇报。同时,立即通知三方到镇调委会调解,并制定调解方案。认为此次纠纷争议的关键点在于:这是一起雇员人身损害赔偿纠纷,到底华运牡丹园和卢某本人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?任某已经与华运牡丹园签订有承包合同,并约定对安全事故独立承担责任,这是一个生效的法律合同。任某喊卢某来现场干木工活,这是一个口头的雇员合同,约定你干多少活,我就付你多少工资。任某现场设有安全员,对整个现场安全监管和工人师傅的安全操作,负有现场监管的职责,但由于安全员失职,导致了事故的发生。本案的法律关系就是:承包商任某对现场安全监管不力,应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,而卢某自己操作技术不当,对此次事故的造成,承担次要责任。卢某听了专业的分析后,了解雇员人身损害的相关规定,不再对以前的看法固执己见,扣除应由自己承担的费用后,同意了任某在承担28000元药费的基础上,再赔偿自己伤残的各种费用53000元。

(说法):通过此次安全事故,许多农民工认为,在工地或者其他雇员损害纠纷中,只要出事就由老板全部承担赔偿责任,因为自己是弱势群体,如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,就选择走极端的方式,造成许多无法估计的后果,这种观点是错误的。对引进的企业,也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。承包商作为工程的总负责人,应对安全监管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,但自己作为成年人和熟练的操作工,因自己操作不当导致事故的发生,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。通过找出纠纷的关键,并划分责任,促成了纠纷的顺利化解。

重庆市垫江县司法局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(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)